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正文
狗鼻子苟七七

    从幼儿园开始,苟七七就有一个大名鼎鼎的绰号:“狗鼻子”。不是因为苟七七姓苟,而是因为,苟七七真的长了一个比狗鼻子还要灵敏的大鼻子。
    打个比方,如果现在苟七七和一条狼狗站在马路上,一公里之外掉了一根骨头,肯定是苟七七的鼻子最先闻到。最神奇的是,苟七七不但能闻到骨头的香味,还能根据香味判断出骨头的形状、重量、颜色……
    苟七七第一次发现自己的鼻子拥有特异功能,是在幼儿园大班的绘画课上。
    幼儿园离苟七七的家只有五分钟的路程。那天下午,绘画课刚刚上了一半,苟七七忽然背起书包,站起来就要走。
    “苟七七,你干嘛去?”美术老师很生气。
    “我妈妈做了红糟蜜瓜鸡,我得赶紧回家吃,要不然就被我爸爸吃光了。”
    “你怎么知道的?”
    苟七七用力吸了吸鼻子:“我闻到的。真可惜,葱花放得太多了……”
    全班同学目瞪口呆。
    从此,“狗鼻子”这个绰号就像一块狗皮膏药,牢牢地贴在了苟七七的脑袋上。
    上小学之后,苟七七的鼻子更灵敏了,就算同时有成千上万种气味混合在一起,他也能轻易地分辨出每一种气味。但是苟七七的考试成绩更差了,一年级的时候能考前十名,二年级考前二十名,三年级考前三十名,到了四年级,苟七七已经是班里的倒数前十名。
    “没办法,都怪我的鼻子太灵了。”苟七七向鲁老师解释,“你想想,如果你的鼻子能够闻到方圆一公里以内所有快餐店、火锅店、蛋糕店、烤串店、冰激凌店的香味,你还能专心听课吗?”
    “那就把鼻子塞住。”鲁老师建议。
    于是,苟七七每天上课都用两条手帕把鼻子塞得牢牢的。但半个月下来,苟七七的学习情况仍然不见好转。
    转眼到了期中考试。考试前一天的自习课上,鲁老师在讲台上整理考试答案,同学们都在下面埋头写作业。苟七七悄悄地把手帕从鼻子里拔了出来。
    鲁老师在用一支圆珠笔抄写答案。圆珠笔散发出的味道像一条响尾蛇,偷偷钻进了苟七七的鼻子。苟七七闭着眼睛,根据气味的波动,想象圆珠笔笔尖的走势,然后根据笔尖的走势,揣摩鲁老师的字迹。
    就这样,鲁老师坐在讲桌上抄写答案,苟七七也坐在课桌上抄写答案;鲁老师写下一个字的瞬间,苟七七也在笔记本上飞快地写下一个同样的字。十分钟后,鲁老师拿起抄完的答案纸看了一遍,满意地放进了文件夹;苟七七也搁下铅笔,把写满答案的纸从笔记本上撕下来,塞进了裤兜。
    第二天考试,苟七七不动声色地答完了考卷。几天后鲁老师公布成绩,苟七七竟然得了第三名,全班哗然。鲁老师念完成绩单,微笑地看向苟七七,眼神温柔极了,简直像秋天的水波一样含情脉脉。
    “狗鼻子,你可真牛!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苟七七的同桌朱子介羡慕不已。
    苟七七指了指自己的大鼻子:“都是它的功劳。”
    半个月后的一节地理课上,地理老师正在讲非洲奇闻,苟七七忽然用力吸了吸鼻子,转头对朱子介说:“飞猪,咱们班来了一个美女。”朱子介问:“哪儿?”
    朱子介话音刚落,教室门就打开了,鲁老师带着一个漂亮女生走了进来。
    “同学们,这是我们班新来的女生,她叫冯楚楚。大家欢迎。”鲁老师说。
    朱子介张大嘴巴望着冯楚楚,喃喃自语:“果然是个大美女。狗鼻子,你真神!”
    鲁老师把冯楚楚安排在第一排的窗边。立刻,这个漂亮女生就成了教室里的话题中心。男生们都非常想知道她的情况,但是显而易见,她是一个内向的女孩,不管男生们怎么问,她都对自己的一切守口如瓶。
    “我们打赌吧!”课间,朱子介站在后排的男生群里说。
    “赌什么?”双胞胎兄弟宋得意和宋春风异口同声。
    “如果谁能跟冯楚楚搭上话,问出她的家庭住址,我就把这张点卡送给他。”朱子介说着,掏出一张崭新的米米卡。
    叶逐阳叫道:“我去!”冲到了前排。但是很快,叶逐阳就垂头丧气地走了回来:“没戏,我猜她一定是个哑巴!”
    这时候,苟七七站了起来:“让我试试。”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苟七七走到冯楚楚的课桌旁边,故作惊喜地说:“冯楚楚?原来是你!你们家的小白猫还好吗?现在已经长成大肥猫了吧?”
    冯楚楚微笑着说:“是呀,现在它已经像加菲猫一样肥了……呀!你怎么知道我们家养猫的?我……认识你吗?”
    苟七七非常得意,很显然,因为他的狗鼻子闻到了冯楚楚身上淡淡的猫味。但是苟七七不能表露出来,只能继续扮演冯楚楚的老熟人:“去年春天我去过你们家,你们家的小白猫可真烦人!对了,你们家还是在枫叶小区吧?”
    “我们家不在枫叶小区,我们家在莱茵小区。”
    苟七七古怪地一笑:“一定是我记错了。好了,有空再聊!”摆摆手,一溜烟跑回了后排,向朱子介摊开手掌:“飞猪,点卡!”
    男生们都非常佩服苟七七,但是真正让他们对苟七七佩服得五体投地的,还是那个轰动一时的保险柜失窃事件。
    柴校长的办公室里有一个巨大无比的保险柜,里面装满了柳河镇小学最机密的文件。开学后,柴校长把收齐的学杂费放进了保险柜,结果第二天不翼而飞了。
    “至少有这个数。”派出所的警察很快赶到了办公室,柴校长向队长伸出了七根手指。
    队长点点头:“我们会尽快破案的。这样吧,你先给我们做一份笔录。”
    笔录结束,警察们开始立案侦查。他们在办公室里搜查了半天,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队长说:“看来是个惯匪。小郑,去牵一条警犬过来。”
    警察小郑牵来了一条凶猛的警犬。警犬钻进保险柜,里里外外嗅了几遍,也没有嗅出任何案犯的味道。警察们束手无策了。
    保险柜失窃的消息立刻在校园里传开了。老师们围在一起叹息:“连狗鼻子都闻不出来,唉!学生们的学费算是白交了,咱们的工资也没有着落了。”
    “狗鼻子?”鲁老师若有所思,“狗鼻子闻不出来,可是我们班的苟七七的鼻子比狗鼻子还要灵,没准儿他能闻得出来呢。”
    鲁老师冲到教室门口大喊:“狗鼻子!哦不,苟七七,出来一趟!”苟七七正在跟朱子介聊天,听到鲁老师的叫声吓得跳了起来,差点带翻了桌子。
    苟七七跟着鲁老师走进了校长办公室。队长疑惑地盯着苟七七的大鼻子:“这个小孩的鼻子比狗鼻子还灵?瞎吹吧?”苟七七用力闻了闻,说:“警察叔叔,你们的警车里有一盒杏仁酥,味道真不错。”队长愣了愣,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好鼻子!”
    柴校长的保险柜非常大,苟七七钻进去闻了一阵子,终于闻出了一种很特别的味道。苟七七从保险柜里爬出来,闭着眼睛一边闻一边走。走着走着,苟七七停下了:“在这儿。”
    睁开眼睛,苟七七发现自己站在柴校长面前。
    柴校长脸色铁青:“苟七七,你什么意思?”
    苟七七说:“我在保险柜里闻到了一股药膏的气味,顺着气味闻过来,就闻到了您的身上。”说着,指了指柴校长的手掌,“瞧,您的大拇指上贴着一块创可贴。”
    柴校长吼道:“我前天把钱放进保险柜,肯定也把气味留在了里面,这有什么奇怪的!”
    苟七七说:“气味是能透露出时间的。我的鼻子告诉我,保险柜里的药膏气味是昨天晚上留下的。警察叔叔说,保险柜恰巧是昨天晚上失窃的。”
    柴校长想说什么,嘴唇蠕动了几下,没有说出来,慢慢地垂下了脑袋。
    警察把贼喊捉贼的柴校长押走了。从此,苟七七“狗鼻子”的绰号就被叫得更加响亮了。(文/毛小懋)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