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正文
马王登基

  ◇ 一 ◇

  马王登基的第一天,决定找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干—-最能显示他天生是当大王的料和最能保住王位的事。

  大臣甲建议马王减税。

  大臣乙建议马王大赦。

  大臣丙建议马王否定前任马王的业绩。

  大臣丁说应该将前任马王的亲戚都抓起来判刑。

  大臣。……

  马王觉得这些事都要干,但认为把它们作为他登基后的第一件事来干份量不够。

  “大王应该首先选一位优秀的新闻发布官。”掌管民意测验的大臣提议。

  “新闻发布官?”马王眼睛一亮。

  “现在地球上挺时兴这玩意儿,什么总统啦首相啦国王啦主席啦一般都装备新闻发布官,这东西好处特别多。”民意测验大臣滔滔不绝。

  “嗯。”马王已经意识到新闻发布官的作用,“给我挑选一个最优秀的新闻发布官。”大臣甲说:“什么样的新闻发布官算最优秀的呢?”“能说。”“反应快。”“会装傻充愣。”“撒谎时脸不变色心不跳。”“能把最肮脏的事说成是最神圣的事,也能把最神圣的事说成是最肮脏的事。”“还要让人家确信不疑。”“这人必须没什么信仰。”“如果需要,他能够把自己的爸爸说成是自己的儿子。”大臣们勾画着优秀新闻发布官的必备素质。

  “我要亲自考核我的新闻发布官。”马王决定了登基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挑选一个新闻发布官。

  可是马家族有那么多成员,从何处下手挑选新闻发布官呢?

  “举办一次吹牛大奖赛,冠军就是新闻发布官的最优秀人眩”民意测验大臣再出良计。

  “叫吹马大奖赛吧!”马王早就对“吹牛”这词儿耿耿于怀。

  “对,吹马大奖赛!”大臣们鼓掌。

  马王登基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举办“吹马大奖赛”为自己选一位新闻发布官。

  ◇ 二 ◇

  在“吹马大奖赛组委会”马不停蹄地工作下,大奖赛的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完成。

  报名参赛的选手云集到比赛地点,准备一决雌雄。

  当然,为马王选新闻发布官的事是绝对保密的,只有大臣们知道。这关系到将来马王的新闻发布官的名誉,当然也关系到马王的名誉。

  比赛分三个项目进行,积分最高的为冠军。

  第一个项目是“如簧之舌”。看谁的嘴能不间歇地说话,谁持续的时间长,谁获第一名。

  第二个项目是“镇静自若”。看谁说假话时脸不变色心不跳。

  第三个项目是“指鹿为马”。看谁颠倒是非的本领大。

  为举办这次“吹马大奖赛”,马家族专门修建了一座造型独特的奔腾赛馆。大奖赛就在奔腾赛馆里举行。

  马王对预赛不感兴趣,他憋足了劲儿看决赛。

  预赛争夺的十分激烈,不知是有人透露了马王要选新闻发布官的意图还是马民们对这样的竞赛特感兴趣,反正赛场上高潮迭起风云猛变。各路选手都使出了家族的绝招儿诸如回马枪马后炮马到成功老马识途马拉松等等等等,当然也有选手继承了祖先的劣质遗传因子而导致马失前蹄马大哈马革裹尸马仰人翻露出马脚。……经过一番厮杀一番搏斗一番唇枪舌剑裁判们终于将参加决赛的四名选手从无数名参赛者中筛选出来。

  决赛者的名单家庭情况种族情况这面貌那面貌被送到了马王眼前。

  “今晚举行决赛,这是四名参赛者的简历。”组委会主任将表格呈给马王。

  马王逐一认真审阅。还时不时做若有所思状做深沉状做幽默状做豁达状做知识渊博状做一切大王为了让别人看他像大王为了让别人写他的传记时多点儿花絮而提前练了好几个通霄的种种装模作样的状态。

  “嗯,不错。”马王点点头。

  “今晚您去看决赛吗?”组委会主任脸上的每一根神经为了讨好大王都是经过精心设计布局合理恰到好处又不失献媚。

  马王点点头。

  负责安全保卫的大臣正准备去布置保卫马王的安全措施,马王示意他:“我是微服前往。”“明白,我们也微服保卫。”保卫大臣的马屁术更是巧夺天工。

  马王担心有自己在场影响选手们正常发挥,所以采用不暴露身份的方式去现场观看。

  ◇ 三 ◇

  决赛开始了。

  四名选手登台,全场掌声骤起。

  选手们分别坐在四台桌子后边,桌上写着他们的参赛号码。桌子四周有许多精密的仪器。裁判们有的观看仪器的荧光屏,有的直视参赛者的面部,还有的拿着秒表发令抢麦克风。……“决赛开始!”主裁判宣布。

  全场鸦雀无声。

  “先举行'如簧之舌'项目。我提一个问题,看谁能一次不结巴地持续回答下去,还得让听众听着不感到枯燥和不合逻辑,持续时间最长的选手为本项目第一名。”主裁判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

  选手们盯着主裁判的马嘴。

  “提问。为什么说,马生活得比牛好?”主裁判举起发令枪,“听清了吗?”选手们点头。

  “砰--”

  发令枪响了。

  四名选手开始喋喋不休地论证“为什么说马生活得比牛好”。头戴耳机的裁判们分别监听四名参赛者的成绩。

  3号选手在论证过程中打了个喷嚏,裁判宣布他获得本项目的第4名。

  1号选手说话间停顿了3秒钟,获得第3名。

  现在只剩下2号选手和4号选手了。竞争本项目第1名的角逐正式开始。

  2号选手镇静自若。只见他的马嘴上下翻飞牙齿错落有致舌头游刃有余,语出惊四座有事实有理论有寓意有文采有出处有证据,使听众不得不信不能不信非信不可即使明知他论证的是太阳为什么从西边出来也坚信不疑。

  4号选手临阵不慌。只见他的表情技高一筹,眼睛鼻子耳朵一起赤膊上阵协助嘴巴说话,眼睛亮出激光枪咄咄逼人直射听众仿佛你不信就击毙你,鼻子好像洲际导弹已进入发射前的倒数计时状态大有一触即发之势,耳朵摆出雷达天线的姿态搜索着听众的反馈信息。嘴巴在阵容无比强大的现代化友邻部队的支援下更是狐假虎威妙语连珠似火箭炮如曳光弹直打得听众心花怒放荡气回肠尽管明知是胡说八道也心甘情愿上当受骗。

  见到这般精彩的场面,见到如此能说会道的口才,马王兴奋无比。

  两位选手已经连续说了三个小时,竞争愈发激烈搏斗更加白热化。

  4号选手已将信不信马比牛生活得好上升到信不信宇宙存在的高度。2号选手更是迎头赶上把怀疑马生活得比牛好的人同苍蝇蚊子臭虫建立了血缘关系,说他们的舅舅是苍蝇妹妹是蚊子姑姑是臭虫。

  4号选手话锋一转突然引经据典,引达尔文引牛顿引佛洛伊德引伽利略引蓝爸爸引恐龙特急克塞号。……2号选手蓦然回首亮出看家本领--拿名人压听众,他说喜欢马的名人有爱迪生有哥伦布有秦始皇有里根有维纳斯还有不少名人把马作为自己的姓比如马尔萨斯马科斯马考尔警官。……在双方唇枪舌剑搏斗到第5小时31分27秒时,4号选手终于弹尽粮绝词语用尽口干舌燥败下阵来。

  裁判宣布2号选手获本项目冠军。

  全场掌声如潮。

  休息30分钟后,第二个竞赛项目开始。

  四名选手的身上分别被接上各种仪器,有心电图仪血压计脸色测量器。……主裁判说:“本项目竞赛看谁说假话时脸不变色心不跳,比说真话还要镇静还要逼真。”选手们磨拳擦掌。

  “一个一个竞赛,先从1号选手开始。”主裁判说。

  “测1号选手说谎前的心跳、血压、脸色数据。”主裁判发令。

  各种仪器开始工作。赛场墙上巨大的显示屏显示出1号选手现在的心跳次数血压指数以及脸色明暗度。

  “请陪赛员入常”主裁判说。

  一位陪赛员站到了1号选手面前。

  “请1号选手打陪赛员一记耳光。”裁判下令。

  “啪!”

  1号选手遵命,挥手打了陪赛员一记耳光。

  “好,你现在向大家说,是他打了你,而不是你打了他。

  开始!”主裁判下令。

  1号选手迟了几秒钟,面对数千名亲眼看见他动手打对方的观众硬说是对方打了他,毕竟难以启齿,但他还是说了。

  “心跳每分钟加快3次,血压无变化,脸色比刚才红。”负责测量数据的裁判报告成绩。

  “2号选手准备。测数据。”主裁判发令。

  2号选手撒谎前的心跳、血压和脸色记录在案。

  “请你论证牛为什么比马生活得好。”主裁判说,“听清了吗?开始!”刚刚因为论证马为什么比牛生活得好而获冠军,现在却要当着同样的观众再论证马生活得不如牛,的确令人难堪。但是2号选手面无惧色镇静自若,口若悬河涛涛不绝地开始论证马生活得的确不如牛。……“心跳每分钟比刚才还少5次!血压无变化!脸色无变化!”裁判宣布2号选手的成绩。

  全场鼓掌。

  “再报告观众一个惊人的消息,经科学测量,2号选手的脸皮厚度达7.6公分!据我们目前掌握的资料,这是世界记录!”连马王都起立鼓掌了!

  3号选手和4号选手同1号选手一样,败给了2号选手。

  第三个项目的决赛开始了。

  谁能把白的说成是黑的,而且要让观众相信,谁就是第一名。

  这项竞赛的难度很大,是整个吹马大奖赛的高潮,观众的情绪已达到最高点。

  四位参赛选手的亲生父亲入场,他们分别站在儿子身边。

  选手们要向观众证明,站在他们身边的不是他们的父亲而是他们的儿子,亲生儿子!

  1号选手出师不利。面对生身老父,他实在无法说是自己的儿子,他结结巴巴地论证了一番,被观众嘘了下去。

  2号选手一登场就带着冠军气势。他首先向观众致意,感谢大家花钱来看他和他儿子同台表演,还向大家介绍了他儿子(实为他爸爸)的小名。尔后,2号选手从家庭从历史从社会从遗传学从哲学从教育学等等诸多角度向大家论证他爸爸确实是他儿子,还说儿子之所以长得比爸爸老,爸爸之所以长得比儿子年轻完全是因为儿子吃得太好玩得太痛快导致新陈代谢加快造成的,还说在他儿子童年时他如何调教他如何培养他如何给他洗尿布喂饭药喂水果。……全场观众一致发自内心地相信2号选手是他爸爸的爸爸,就连2号选手的爸爸也确信自己是自己儿子的儿子,还当众大声管儿子叫了声爸爸请儿子原谅他将这一冤案保持了这么多年才平反昭雪。

  “就选他当新闻发布官了。”马王小声对随从吩咐。

  ◇ 四 ◇

  自从马王有了新闻发布官,他感到当大王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不管他做对了事还是做错了事,都没关系,新闻发布官的舌头就是他的政绩。

  比如有一次,马王签署了一道关于在海滩上建立马家族博物馆的文件。博物馆在沙滩上建成后,第三天就倒塌了,还造成了数以百计的伤亡,此事引起臣民们的不满。

  新闻发布官只说了20分钟,就把整个马家族对马王的不满情绪转化为对马王的感激之情。他们坚信马王的决定是英明的,死伤的马民都被追认为英雄,英雄的亲属英雄的名字英雄遗物都成为激励马民奋进的动力,英雄的事迹被改编成电影改编成戏剧改编成报告文学改编成小人书改编成挂历使许多人改善了生活增加了收入提高了知名度,还因此造就了一大批作家戏曲家演员导演舞台监督制片人拉幕的报幕的,英雄的家属也出了名也受了益也农转工也由劣马变成千里马虽然英雄最倒楣但新闻发布官说了句有禅理的话“生为徭役,死为休息”,大家也就释然了,还万分感激马王使英雄由徭役晋升为休息,真是大慈大悲英明无比不愧是马王不愧是明君。……这件事使马王大开眼界。他原本担心自己的王位已经岌岌可危,没想到新闻发布官的嘴犹如搅拌机,寥寥数语就给王位输送了钢筋混凝土,使王位变成铜墙铁壁固若金汤。

  马王决定撤销所有大臣的职务,政府的一切部门亦关闭,只留一个新闻发布官就足够了。

  从此,马王不理政事,不问国事,整天游山玩水下棋打牌,就凭一位杰出的新闻发布官给他治理马家族的大小事宜。

  这天下午,新闻发布官同马王聊天时说,驴家族有一片草原,十分富庶,草味鲜美,还可能成为旅游胜地。

  马王很是羡慕。

  “咱们马家族就缺这么一个地方。”马王遗憾地说。

  “大王如想要,拿过来就是了。”新闻发布官漫不经心地说。

  “拿过来?”马王不敢。尽管马家族的武力比驴家族的强,但动物界的舆论很是厉害,单是那新成立的由老虎担任秘书长的动物联合国就使马王不敢轻举妄动。

  新闻发布官凑到马王耳旁,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马王这才最终知道了拥有新闻发布官的舌头比拥有飞机大炮还厉害。马王早就听说人类有保险公司,他真想给新闻发布官的舌头上三亿美元的保险。

  当天晚上,马王出兵武装占领了驴家族那片美丽富饶的草原。

  清晨,马王的新闻发布官为此次事件举行记者招待会。

  所有动物家族的记者几乎都被请来参加记者招待会。

  马王的新闻发布官表情严肃,眼睛里发出诚恳的光,让人一眼就看出他代表着正义和诚实。

  “各位记者先生小姐,我非常遗憾地告诉诸位一个消息。”新闻发布官放慢了说话的速度,寻求着最佳播音效果。”昨天深夜,我们马家族的两位公民在驴家族的一片草原上惨遭杀害,这是他们遇害的照片。”马王新闻发布官举起两张大照片,照片上的两位遇害者躺在血泊中,其状惨不忍睹。

  记者席议论纷纷,交头接耳。

  “我是《鹿报》记者,请问是谁杀害他们的?”鹿记者站起来问。

  “这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件,而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挑衅。”马王新闻发布官振振有辞,“案发后,我们立即与驴王交涉,但遭到了驴王的蛮横拒绝。”马王根本没同驴王交涉过,但驴王现在在场听马王新闻发布官说话,他也会坚信自己“蛮横拒绝”过马王。

  “太不像话了!”

  “岂有此理!”

  “。……”

  “。……”

  记者席骚动起来。

  “为了维护我们马家族的尊严,为了保护马公民的生命安全,也为了我们整个动物界的正常秩序与。……”马王新闻发布官一脸的神圣一嘴的真理一身的正气。

  全场鸦雀无声。

  “我们决定帮助驴家族维护那片草原的秩序。现在,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们,那片草原的秩序已恢复正常!”全场鼓掌。

  马王新闻发布官庄严地端坐在主席台上,享受着他创造的成果。

  “我抗议!这不是事实!”驴记者站起来喊道。

  “请你遵守会场秩序,不要大声喧哗。”马王新闻发布官给驴记者一个下马威。

  驴记者说,昨天夜里,马家族突然出兵侵占了驴家族的草原,还说驴家族根本就没有杀害过马公民,这完全是捏造事实,颠倒黑白。

  马王新闻发布官立即给以反击,只见他口若悬河妙语连珠略施小计就将驴记者打得片甲不留,可怜驴记者哪里是吹马大奖赛冠军得主的对手,一个回合下来就面红耳赤语塞舌燥连他自己也弄不清谁是谁非了。

  动物舆论界以一面倒的优势支持马王采取的行动。还有人提议授予马王当年度的“友好奖”。

  马王没想到这么轻而易举地就侵占了驴族的宝地,而且不但没人谴责他还对他大加赞扬。马王意识到只要有新闻发布官的舌头在,他想怎么干都可以,怎么干怎么正确!

  驴王气急败坏地告到动物联合国,请求召开紧急会议。

  动物联合国应驴王的请求召开了紧急会议。马王新闻发布官与驴王当场辩论。

  驴王毕竟是一族之主,见过些世面,只可惜他未受过说假话的专业训练,只有守着事实抵挡马王新闻发布官的进攻。

  马王新闻发布官先让两位马公民受害者的家属发言,让他们当众哭当众伤心当众痛不欲生,以此勾起与会者的同情心怜悯心,使大家意识到谁都有孩子谁都有亲人谁都有兄弟姐妹父母爷奶祖宗八辈,活得好好的突然失去血亲的滋味真不好受,真应该好好惩罚凶手好好制裁歹徒,为了给一个受害者的亲属报仇出气就是杀100个坏蛋也不多也不算杀人就好像他们都是从石头里迸出来的他们没有祖宗八辈没有七大姑八大姨。

  与会者的同情心被调动起来后,马王新闻发布官舌峰一转,直指驴王。

  驴的历史驴的种族驴的现状驴的一切都被马王新闻发布官批得体无完肤,动物联合国恨不得立即做出从地球上消灭驴家族的决议。

  面对四面楚歌,驴王也确信自己是十恶不赦的昏君恶棍暴徒,他不由自主地承认是他下令杀害了两位马公民是他先下令驴军队开枪打死马军队的士兵是他的祖宗在若干百年前侵占了马家族的那片草原,现在是物归原主完璧归赵是天意是民意是合乎潮流的是符合天气预报的。……马王当即与驴王签署了《关于驴家族归还被占马家族领土的协议书》。

  ◇ 五 ◇

  从此马王什么正事也不干,天天吃喝玩乐,不管马家族臣民的生活不理朝政把马家族搅得乌七八糟人心慌慌大家都感到没奔头活着没劲,可是只要新闻发布官嘴唇一动,还确信自己有个英明伟大的马王。

  马王生怕失去新闻发布官的舌头和声带,他派了50名士兵担任新闻发布官的舌头的警卫,又派了50名士兵担当新闻发布官的声带的保镖,还有100名士兵分别担负保护新闻发布官舌头的附件--耳朵眼睛大脑的任务。

  马王靠新闻发布官的舌头支撑着马家族的一切,支撑着政治支撑着经济支撑着饲料支撑着不随地大小便。新闻发布官用他的舌头消除了马家族臣民的不满增加了马家族臣民的信心加强了马家族臣民的体质改变了马家族臣民的面貌。

  马王甚至动过用新闻发布官的舌头的造型来取代马家族的族徽的念头。

  马王自以为拥有了世界上最尖端最所向无敌的武器,他现在什么都敢干--只要他想干。

  马王盯上了狮家族的一块领土看上了虎家族的一片森林觊觎豹家族的一眼温泉。

  马王的新闻发布官开始在动物联合国制造舆论,说什么早在一百多万年前马和狮子是一家,马是哥哥狮子是弟弟,他们的共同父亲是现在已灭绝的一种叫马狮的动物。父亲临终前将那块领土分给马哥哥。由于当时马哥哥心善把这块富饶的领土借给了狮弟弟。现在,狮弟弟该把这块领土主动还给马哥哥了。还说虎家族的森林豹家族的温泉都是马家族的财产,不信历史书上写着呢。新闻发布官将临来前赶印的历史书分给各家族的外交官。

  立刻,舆论对狮王虎王和豹王十分不利。

  遗憾的是狮王虎王豹王不是驴王,就像凡是实力强大的国家都不把舆论放在眼里一样,狮王虎王豹王决定联合出兵马家族,瓜分马王的领土臣民和资源。

  当马王得悉狮王虎王和豹王联合出兵讨伐他时,一点儿也不慌。他命令新闻发布官用舌头去击退兵临城下的侵略军。

  面对张牙舞爪的狮兵虎兵豹兵,新闻发布官的舌头发直声带痉挛,可见“吹马大奖赛”的竞赛项目中少一项“临危不惧”的比赛项目实为马王的一大疏忽。

  就像所有能言善道的新闻发布官太阳穴上顶着枪口后立即改变立场一样,马王的新闻发布官立刻配合狮王虎王豹王一举占领了马家族的家园,他对沦为奴隶的马王和马臣民们发表了让他们心甘情愿给狮王虎王豹王当奴隶的演说,有历史有哲学有现实,愣是把马王和马臣民说得心悦诚服心甘情愿心有余而力不足地甘当侵略军的奴隶。

  狮王虎王豹王瓜分了马家族的全部财产,最后在瓜分他们视为无价之宝的财产--马王新闻发布官时发生了争执,险些发生武力冲突。

  “我什么都不要了,就要新闻发布官!”狮王怒目圆睁。

  “我要!”虎王一拍桌子。

  “来人!先把新闻发布官给我保护起来!”豹王下令。

  “你想干什么?”狮王冲豹王大吼一声,“来人!”“来人!”虎王不甘落后。

  狮兵虎兵豹兵剑拔弩张,一场血战眼看就要爆发。马王的新闻发布官在害怕之中透着几分得意站在圆圈中央。

  然而冲突终于没有爆发,就像所有势均力敌的大国嘴上强硬心里彼此害怕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一样最后只好采取实力相当的大国互相争斗所采取的唯一方式--谈判。

  谈判以三方达成协议而告终。

  狮王虎王豹王共同瓜分马王的新闻发布官。舌头归狮王,声带归虎王,大脑和耳朵归豹王。

  狮王虎王和豹王分别在协议书上签字画押,然后握手碰杯拥抱照像一片喜庆气氛,好像一签字一画押世界大战就永远不会爆发全球顿时笼罩着和平一样,其实他们彼此都知道这是花招儿是小玩闹和幼儿园过家家没什么两样,鬼才相信签字笔能取代机关枪,就像谁都清楚维护世界和平靠枪不靠笔一样。

  马王的新闻发布官还不知道协议的内容。不过他早晚会知道--狮王虎王豹王决定由该新闻发布官本人亲自主持记者招待会,向整个动物界宣布这一协议。

  不知马王的新闻发布官能否成功地开好这次记者招待会。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