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正文
十二生肖府里的故事

世人只知道十二生肖是属相,却不知道他们同时也是十二位神仙,住在天上的十二生肖府中。

这一天,生肖府中的猴小九出事了!

这猴小九最崇拜齐天大圣孙悟空,谁让他们都是猴子神仙呢?收集偶像的奇闻八卦、模仿偶像的言行举止,都是猴小九爱干的事。最近,他又突发奇想,也想拥有一双孙悟空那样的火眼金睛。可这火眼金睛是孙悟空当初被投入太上老君的八卦炉中,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烟熏火燎而无意中炼成的。榜样的力量是伟大的,猴小九的胆子也大,他不顾太上老君的反对,竟找了个机会悄悄潜入炼丹房,跳进了八卦炉!可猴小九的法力和孙悟空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只那么一会儿,就被炉火熏烤得浑身焦黑,眼睛更是刺痛不已……幸亏太上老君及时发现,让座下的青牛将奄奄一息的猴小九送回了生肖府。

虎三哥和马老七小心翼翼地把猴小九抬到了病床上,师从捣药玉兔的天庭名医兔四四立刻着手为他治疗。猴小九很快恢复了知觉。可他的眼睛却因为烧伤太严重,一个月内都得“罢工”。

“我这不是成瞎子啦?”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猴小九差点儿哭了。

“没事儿,又不是永远看不见……”大家纷纷安慰他。

幸好不是永远不能用,猴小九长出一口气。

“对啦,大哥呢?”猴小九注意到刚才唯独没听见鼠第一的声音。

鼠第一是天庭第一神偷,贵人事忙,十二生肖中数他最为行踪不定。

“大哥他……大概正忙着偷什么东西吧。”龙五侠说。

“对了二叔,”虎三哥说,“刚才青牛告诉我,老君对九弟的行为很不满,他要求我们正式向他赔礼道歉。

“应该的,应该的。”憨厚的牛二叔说。

“他说要大家长亲自来。”

“可大哥这会儿还不知在哪儿呢。”牛二叔说,“还是只好我去啦。”

这已经不是牛二叔第一次以大家长的身份收拾烂摊子了。难怪神仙们都说,牛二叔比鼠第一更像个当家的——事实上,就连鼠第一也是这么认为的。

受伤让猴小九安分了不少。接下来的几天,他没再出什么乱子。但是随着伤势的日渐康复,猴不九又开始忍不住要上蹿下跳了。

这天,猴小九正无聊地在他的房间里拿大顶玩,羊八妹敲门进来了。

“小九,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羊八妹眉开眼笑,“你能提前看见啦。”

猴小九闻言,先是条件反射地一喜,然后又狐疑起来。他这位八姐是天庭首席服装设计师,师从织女。她那话要是从兔四四嘴里出来,猴小九不会有任何怀疑,但术业有专攻,羊八妹的专业分明跟医学八竿子打不着呀。

看出了猴小九的纳闷,羊八妹却不着急揭晓谜底,只是让他先别动,她要从他身上取点儿东西。

猴小九只觉得包扎眼睛的绷带被掀开了,眼皮上传来轻微的疼痛……然后,他就真的看见了模模糊糊的影像!影像逐渐清晰,猴小九又发现他不是用自己的眼睛在看,而捏在用——衣服上的眼睛!

那是羊八妹手中拿着的一件衣服,胸前绣有一张笑脸,笑脸上有一双大眼睛。现在,猴小九正通过那双眼睛看东西!

“这是我新制作的‘感应天衣’。”羊八妹介绍,“我刚才在你的两只眼睛上,各取了一点睫毛,然后把睫毛像线头一样纳入了这衣服上的眼睛,它便与你的眼睛建立了感应……”

猴小九明白了,他迫不及待地换上了“感应天衣”,果然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跟使用自己的眼睛没两样!

“这款天衣本是为了盲人而造,在你彻底复明之前,就先借你穿吧。”羊八妹笑着说,“不过你可别再胡闹了啊。

“是!我保证不用天衣上的眼睛去炼火眼金睛!”猴小九调皮道。

谢过羊八妹,猴小九迫不及待地跑出了生肖府。这么多天没有外出,他早就憋坏啦。

他跑过一条又一条天街,看到熟悉的神仙就跟他们打招呼——

“金星爷爷好啊。”

“雷神大哥,吃了吗?”

“嗨,仙姑姐姐!”

……神仙们大都听说了猴小九勇钻八卦炉的事,如今见他虽然眼睛上还包着绷带,却能够毫无障碍地活蹦乱跳,不禁纷称称奇。这让爱出风头的猴小九得意极了!

这时,他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他本来是可以转过身去看看的,但又觉得这样不够好玩。他就把衣服脱下来,反着穿。这样,他的眼睛就跑到背上去啦。 这感觉真奇妙——明归断朝前方,看见的却是身后的景物!猴小九觉得天下老师一定都希望拥有这样一件衣服,那就再不怕学生在背后搞小动作咯。

身后的来人近了,原来是织女。猴小九装模作样地说:“我不用转过来,也能猜出你是谁。”

织女一愣,随即看见

猴小九背上的双目正挤

眉弄眼,身为羊八妹的师

父,她怎会不知道其中的

奥妙?

她没好气地说:“我可没心情陪你玩。请帮我转告你的大哥,鼠第一,让他把偷走的那批衣裳还给我!”

鼠第一是在一星期前对织女发出犯罪预告的。他只是突然想起自己的偷窃对象还不曾包括织女,便立刻在第一时间发去抱歉的信函,请她原谅一直以来的冷落。直看得织女暗暗叫苦:她不过是个做衣服的,哪儿有什么本事应付天庭第一神偷?这天一早醒来,织女就发现她刚做好的一批新衣裳不翼而飞了。不用问,肯定是鼠第一的杰作!织女顿时又气又急!要知道,她的衣裳都是各路仙家订购的,她必须按时交差呀!于是织女立刻气冲冲地赶往生肖府,半路恰好碰上了猴小九……

猴小九起初并不以为意。本来嘛,大哥就这点儿小爱好。但织女接着的一番话却戳到了他的痛处——“鼠第一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净做些不光彩的事,对自己的兄弟姐妹也没尽到义务,一点儿也不像个当大哥的!”

唉,说起来大哥那么多天没回家,恐怕连我受伤这件事都不知道吧。猴小九这么一想,就再也没什么闲逛的心情了。织女走后,他把反着穿的“感应天衣”正了过来,垂头丧气地返回了生肖府。

当天晚上,鼠第一终于回来了。

他到家的时间并不很晚,但猴小九已经躺在床上了——兔四四坚持病人应该早睡早起。

鼠第一不喜欢走大门,他是直接从后院溜进来的,这大概跟他偷东西时不走寻常路的习惯有关。

房间里的猴小九立刻发现了鼠第一——因为当时,“感应天衣”正晾在院子里呀。虽然没有穿在身上,但天衣上的眼睛仍与猴小九的眼睛相通。

知道鼠第一回来了的,还有羊八妹。也是巧了,她正好在院子里晾衣服。职业的关系,羊八妹不但爱做衣服,还爱洗衣服、晾衣服……

虽然耳朵没有与“感应天衣”绑定,但借由口形,猴小九可以知道鼠第一正嬉皮笑脸地说:“八妹,好久不见啦。”

羊八妹的表情却十分严肃:“大哥,我有话跟你说。”

织女是羊八妹的老师,她跟猴小九说过的话,当然也跟羊八妹说过。当时就让羊八妹又羞又愧:大哥竟然偷到了老师的头上,这太让她尴尬了。

但羊八妹多少还是尊重鼠第一的,她先委婉地问:“大哥最近收获不错?”

“啊,是不错的。”鼠第一得意地承认。前阵子他到东海龙宫去了,费了好大力气,终于成功从老龙王的宝库里偷得数粒夜明珠。

“可是大哥,您的下手对象有时候是我们的朋友、同事……这让我们很为难。”羊八妹说。

鼠第一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四大金刚之一的魔礼海与鸡十娘是同一个乐队的,他偷过魔礼海的琴弦;猪八戒是猪十二的远房亲戚,他偷过猪八戒的耙齿……

“大哥何不把偷得的东西再送还回去?”羊八妹提议。

“不成,那些都是我的战利品。”鼠第一大摇其头,“况且愿赌服输。他们技不如人,就该付出代价。这可是玉帝也同意的游戏规则呀。”

“这么说,您是不愿意把织女老师的衣裳还给她啦?”羊八妹一跺脚。

“织女的衣裳?”鼠第一这才想起他还向织女下过战帖,“我还没偷呢。”

“您胡说!织女老师刚织成的衣裳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除了您,谁有那样的兴趣与本事?”

鼠第一觉得有道理:“对。除了我,谁有那本事?”

“您知道就好!您做错事又不愿补偿……根本就不关心我们!”

“这话从何说起?”鼠第一愣了。

“比如说九弟,他受伤了,您知道吗?”

猴小九没想到他们居然提到自己了,他连忙专注地看着事情的发展。

鼠第一果然惊讶:“真的?啥时候?为什么?……”听羊八妹说过原因后,“我得去看看他。”

“别去了。他需要休息。您要真关心他,就该先做一个能让他自豪的大哥!”看来羊八妹是真生气了,她丢下这句重话,扬长而去,将鼠第一晾在原地。

猴小九在晾衣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鼠第一,他都有点儿同情这位大哥了。

他看到鼠第一原地散起了步,心事重重的样子。片刻,他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生肖府,又不知要上哪儿去。

猴小九真着急,他恨不能跟上去看看——但这会儿,他的身子还在房间里,只有视线在外头呀。这时突然来了一阵风。那风像是有手一样,将天衣从衣架上吹起,飘飘悠悠, 向着生肖府外飞去——

天衣很快追上了鼠第一,猴小九发现,大哥的前进方向是织女所住的经纬阁。

风恰好停了。天衣不偏不倚地落在鼠第一面前。“谁家的衣服?”鼠第一随手捡起来,“夜里有点儿凉,正好帮我挡挡风。”说着,鼠第一念了句口诀,衣服立刻干了,自动披到了他的身上。

猴小九松了口气,他本来还担心鼠第一会将天衣丢掉呢。这下好了,他的视觉等于跟大哥同步啦,大哥看到啥,他就能看到啥。

经纬阁到了。

鼠第一轻轻一跃,上了屋顶,开始用他的寸光鼠目监视织女的家。

大约三更时分,经纬阁里传出“扑棱棱”的声音,然后一扇扇窗户就被撞开了——猴小九和鼠第一同时看见,织女的又一批新衣裳竟然像鸟那样拍打着翅膀,飞走了!

“乖乖,衣裳居然会飞!”鼠第一叹为观止,“原来是自己溜走的。我就说,九天之上怎么还会有比我更厉害的神偷!”

“原来真的不是大哥偷的。”猴小九也长出了一口气。

见自己的位置保住了,鼠第一也就不再逗留,拍拍屁股离开了经纬阁。可他并没有径直回府,反而驾起一朵快云,飞出了南天门……景物不断变幻,不一会儿,竞来到了东胜神州——这不是是孙悟空的家乡吗?猴小九激动起来!

鼠第一在水帘洞见到孙悟空时,天已经亮了。悟空正带着孩儿们做早操。

“老孙认识你,”孙悟空指着鼠第一笑道,“你是天庭第一神偷、十二生肖之首,对不对?”

尽管十分崇拜孙悟空,猴小九却从不曾亲眼见过他,没想到今天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得偿夙愿,他高兴得快晕过去了!

鼠第一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大圣,我这次冒昧拜访,主要是为了我的九弟……”

“喔,你的九弟是猴小九,我也知道他。”孙悟空眉飞色舞,一点儿也没有天皇巨星的架子,“常有人跟我提起呢。他们说‘那只小猴子就像是年轻时的你……’”

“事实上,我的九弟前阵子模仿您,跑八卦炉里去啦,现在眼睛也给熏伤了,正躺在家里休息呢。”鼠第一说,“他是那么仰慕您,是不是可以请您给他签个名,写两句赠言什么的……”

悟空挠挠头:“签名好办,这赠言可怎么写?”

“您就写,‘致猴小九:相信你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位优秀的猴子神仙,但请你不要再模仿我做危险的事,你应该寻找更有自己风格的路线……”’

“哈,看来你是有备而来嘛。

“没办法,这番话如果由我来说,九弟肯定听不进去,但您却不一样。”鼠第一诚恳道,“我是个不像话的大哥,您却是他的偶像呀!”

千里之外的生肖府中,猴小九已是呆若木鸡,宛如中了定身法般。接下来孙悟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再不能引起猴小九的关注了,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鼠第一身上……

不知又过了多久,猴小九透过鼠第一胸前的双眼,看到了生肖府,他知道,鼠第一到家了。他还看到等在生肖府门口的织女,与鼠第一撞了个正着……

“鼠第一!”织女气得浑身发抖,“我的衣裳又少了!夜游神告诉我,昨天晚上,他看到你出现在我家屋顶,手里还揪着一件衣裳……”

“真不是我,那些衣裳是自己飞走的呀。”

“胡说!”

鼠第一正百口莫辩,忽然看到猴小九在兔四四与牛二叔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冲出府来。 “大哥确实没有偷你的衣裳!我给他证明!”

织女的衣裳确实是自己飞走的。原因是织女在材质中添加了一些乌鹊的羽毛——就是每年帮织女和牛郎架构鹊桥的那些乌鹊。没想到,那些乌鹊是神鸟,连带羽毛也有魔力,它们似乎是过惯了动态的日子,一时不能习惯静态。于是才会驱使着成衣御风而去……

在乌鹊巢里找到所有丢失的衣裳后,织女脸红得像要与太阳争辉。她给鼠第一鞠了一个又一个躬,说了一句又一句对不起……

鼠第一呢,他只是宽宏大量地摆摆手,算是原谅了她。不过——“小九啊,你说你能通过这身衣服‘见我所见’,那我离开经纬阁之后的行动……”

“噢?你离开经纬阁后,我也就睡啦。一觉醒来就看到你回来了。”猴小九装傻,“对了,大哥,你去哪儿了?去干什么了呀?”

鼠第一就迟疑着从怀中掏出孙悟空的签名板来,而猴小九呢,他很努力地装出万万没想到的样子,欢天喜地地接过这珍贵的礼物……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