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名人故事 > 名人和书 > 正文
如椽之笔留下的……——肖克将军和他的《浴血罗霄》

    第三届茅盾文学奖颁奖大会明天即将在国际饭店举行,可是以长篇小说《浴血罗霄》获得这次茅盾文学奖荣誉奖的肖克老将军却因病住在 301 医院里。据说他不准备出席颁奖大会了。作协的负责同志和我们都很着急,如果肖克将军不出席,那么这次颁奖大会就要逊色多了,就要留下历史的遗憾。怎么办呢?作协的负责同志说,你们作为出版单位,再去请请试试。 

    事不宜迟,我当即和《浴血罗霄》的责任编辑董保存、肖老的张秘书一起驱车直奔 301 医院。我们来到医院南楼肖老的病房,在宽敞、明亮的套间里,肖老亲切地接见了我们。我们首先问候肖老的病情,得知他是因偶感不适住院来边治疗边检查的;又见他精神很好,行动方便,于是便提出请他出席明天的颁奖会。我说,《浴血罗霄》这部长篇小说,在军事文学创作上有着特殊的地位,它被评上茅盾文学奖荣誉奖,反映了文学艺术界和广大读者的共同愿望。大家都想借颁奖大会的机会,见见肖克将军。如果肖老的身体可以支持的话,还是请肖老出席明天的大会,哪怕坐一会儿就离开,大家也都是高兴的。……肖老见我们态度恳切,一再邀请,便笑着说,原不打算去参加会了,经你们这么一说,好罢,明天我去参加吧。不过,我不是作为中顾委常委去参加会的,我是作为一个作者去参加会的,我不坐在主席台上。 ——肖老慷慨的应允,使我们喜出望外。 

    果然,由于肖克将军的出席,这次茅盾文学奖颁奖大会开得隆重而热烈。国际饭店二楼会议大厅里座无虚席。杨成武、杨静仁、赛福鼎、艾则孜向肖老表示祝贺;艾青、臧克家、林默涵、马烽等向肖老致以由衷的敬意。当肖老登台致词时,全场爆发出热烈的、经久不息的掌声。肖老以浓重的湖南口音说,我是一个职业军人,是在战斗的空隙里写这部小说的。是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的同志们帮助我,才把这本小说出版的…… 

    听着肖老的谦逊的亲切的讲话,我的思绪拉回到了 3 年以前—— 

    在一个初夏的上午,我带着编辑部的吴振录、董保存同志来到肖克将军的家。在北京西城区一条僻静的胡同的四合院里,肖老和蔼可亲地把我们引进了他的书房。书房里光线柔和,有一股淡淡的翰墨的清香。在一方宽大的书案上,堆满了已经有些发黄的稿纸,这便是《浴血罗霄》这部书的手稿。从那些墨迹不同、稿纸新旧程度不同来看,就可知道这部著作非一日之功;再从那些密密麻麻增删修补的痕迹,以及潇洒猷劲的字体来看,就可知道这部洋洋 30 余万言的书稿,完全出自肖克将军的手笔!肖老在案头坐下来,一边整理着手稿,一边向我们介绍着这部手稿半个世纪的沧桑经历—— 

    那还是红军长征到达陕北以后,1937 年的 5 月间,党中央在延安召开苏区代表会议,准备着手抗战。当时任红 31 军军长的肖老将军,参加了这次会议。会后,在返回军部的路上,他放眼千里黄土高原,想到中华民族的深重苦难,心潮起伏难平。可是,自从有了共产党,领导人民开展武装斗争,我们这个民族才有了希望。回溯长征前土地革命时期在湘赣的斗争生活,那难忘的情景一幕幕再现眼前,如果把它写出来,决不比苏联小说《铁流》逊色!肖老将军想到做到,于是,就在红 31 军军部驻地——甘肃省的镇原,小说的写作开始了。 

     不久,抗战爆发。身为冀热察挺进军司令员的肖克将军,率领部队深入敌后,转战在北平以西的百花山一带。在作战中,经常要躲避敌机的轰炸,于是肖将军“忙里偷闲”,在树荫下,在防空洞里,坐在小凳上边躲空袭边继续小说的写作。就这样,在戎马倥偬中,在烽火硝烟中,在两年多的有限的业余时间中,这部小说的初稿在有个叫马兰的山村里终于完成了……。小说写的是一支红军罗霄纵队,在反“围剿”战争中的动人的故事,刻画了纵队司令员郭埜松等一群活生生的人物形象。 

     解放后,肖克将军军务繁忙,一时无暇顾及这部稿子,谁料想在 1958 年的所谓“反教条主义”运动和以后的“文革”中,这部从战争年代幸存下来的、从未及出版的手稿,却连续两次遭到不公正的批判,被无故加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直到 1985 年肖老从军事科学院院长的领导岗位上退居二线后,在朋友们的殷切鼓励和催促下,才又动手整理那 50 年前就开始创作的作品…… 

     听着肖老的讲述,我们一方面为这位一代革命名将而感到敬佩和自豪,一方面在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部“军人学者”的心血之作编辑好、出版好,使之传之后世,为我们军事文学的百花园增添一株稀世的奇葩。我们正谈着,肖老的夫人蹇先佛同志进来了,她微笑着告诉我们说:这部作品初稿写完后,肖克将军把它交给她保存,谁知在古北口附近的一次转移途中,装着手稿的皮包不见了。许多同志都帮助找,但找了一天也没找到,真把人急死了。到了夜晚,听见有人在村头敲汽油桶,派人出去一看,那装手稿的皮包就在空汽油桶里,心上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可能是小偷看到是稿纸不是钱,又把皮包送回来了…… 

     1988 年“8·1”前夕,肖克将军的长篇小说《浴血罗霄》由我社出版了。 7 月 26 日在人民大会堂云南厅召开了《浴血罗霄》的座谈会。夏衍激动地说:《浴血罗霄》是一部奇书,一奇,它是一位身经百战的老将军所写;二奇,是写了 50 年才出版。然而,它又是一部真实的书,这种真实非亲身经历是很难写出的。魏传统即席赋诗祝贺:“将军学者胸如海,一部书成五十载;几度难关风雨多,罗霄浴血知高矮!”座谈会后,胡耀邦同志看到了这部书,他一口气读完了它,也写诗赞道:“寂寞沙场百战身,青史胜留李广名。夜读将军罗霄曲,清香伴我到天明。” 

     这一年的 10 月,我去西德的法兰克福参加第 40 届法兰克福国际图书博览会,我将新出版的《浴血罗霄》带到了这个博览会,陈列在我社展台的显著位置上,引起国际友人们的浓厚兴趣。一对从瑞士来的老年夫妇发现了肖克将军的这本书,执意要购买。他们说,他们久闻肖克将军的大名,对他怀有深深的敬意。后来,他们又专门送来一块巧克力,要我回国后转迭给肖克将军。回到北京,我把这块巧克力交给了肖老,肖老笑着说,这两个瑞士老人,是当年在贵州长征路上遇到的一位英国传教士的朋友…… 

     呵,将军的如椽之笔,给我们留?铝耸粝铝耸罚粝铝顺こ前愕囊庵荆粝铝私影愕那橐?hellip;…

0
0
 
广告
广告